本篇文章6401字,读完约16分钟

年5月19日至20日,第一届人类佛教社会学论坛在上海星云文教馆举行 这次论坛由财团法人佛山人类佛教研究院、华东师范大学宗教社会研究中心、中国社会学会宗教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 来自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四川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社会科学院等机构的17名学者进行了论文报告,20多名学者参加了评议和讨论 第一届人类佛教社会学论坛会场 作为宗教学与社会学的交叉学科,宗教社会学不仅是古典社会学的重要行业,在当代中国也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 通过对中国佛教及其信仰方法变迁的考察,以此为线索,重新审视佛教思想变迁、社会实践、组织互动、信仰规律,可以丰富宗教社会学理论的中西对话,为宗教社会管理提供处理方案。 论坛的开幕式由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佛山人类佛教研究院主任程恭让教授主持 程恭让指出,佛山人类佛教弘法历史的社会实践是佛教深厚社会思想的再迅速发展和弘扬。 这次论坛是第一次在大陆地区以社会学等视角探讨人类佛教的论坛,具有深远的学术意义 会议召集人华东师范大学宗教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在开幕致辞中说:“佛教社会学的本质是以佛陀本怀为底色,通过佛教信仰共同体实践的社会运动。” 星云大师的人类佛教思想不仅含有丰富的社会观念,其社会实践也应对了制度、组织等重要的社会学问题 人类佛教特别重视制度建设,制度往往决定着佛教实践的公共特征和社会功能的表现性能 佛山人类佛教研究院院长妙凡法师说,佛教弘法史是佛教参与社会、改造社会的过程。 事实上,人类佛教弘法的历史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积极实践 优秀的法师认为,人佛教的核心价值是“佛说的、人所需要的、净化的、善美的”,到达“三好、四到五与理想”,表达了“合理的经济生活、正义的政治生活、服务的社会生活、慈悲的道德生活、尊重的伦理生活、净化的感情。 因此,人类佛教必须积极考虑人类社会的事务,包括文化、教育、环境保护乃至政治方面,推进社会的净化 人佛教的社会学研究是佛教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方向也是对人佛教弘法利生实践的学术探索 在这次论坛上,与会者报告的学术论文集中于三个主题:人类佛教的社会史研究、人类佛教的信仰方法、宗教社会学理论的本土化实践。 人类佛教社会史研究宗教历史研究是宗教研究人文方向的第一进路之一也是探讨宗教快速发展史的重要研究方法 根据宗教社会史及其社会思想史引入社会维度,拓宽了现有研究的方向和问题意识 中国佛教社会史研究的三个转向清华大学哲学系圣凯教授探讨了中国佛教社会史研究中的“生活、主体、内在”三个转向 他在报告中指出,近几十年国际学术界对中国佛教社会史的研究表现出了一些大的优势:重视社会、政治、儒家文化对佛教的压力和影响,很少关注佛教自身的主体意识和自觉调整。 重视佛教和社会在政治、慈善公益、社会生活等层面的相互作用,很少关心佛教作为“佛教整体”的内在协调性和作为“宗教教化”的主动性。 充分重视高僧、文人、统治者等精英的社交和文化影响,很少将“僧人”表现为群体的群像表象 圣凯认为“佛教中国化”的过程是“中国文化”背景下的“僧众”在中国疆域的宗教实践过程。 回到宗教人类学的视野,“僧侣”必须面对和接受来自印度的佛教、炎热的印度、佛教的“痛苦”理论和出生思想、斋戒、洗澡、坐禅等宗教生活。 面对固有“汉文化”背景下的“众生”,位于温带的中国汉地必须形成家族礼制、血缘中心的宗法社会、中央集权制度等。 “僧众”要在汉文化地区满足自己的生命解放,教化明显具有不同文明气质的“众生”。 这种“身体实践”带来的观念冲突、制度矛盾以及生活无法展开的困境,是“佛教中国化”的真正内在诉求。 因此,这项研究以“僧众”为“关系主体”、“实践生活主体”、“做法主体”,以僧众的“信仰”、“思想”、“制度”为思想内涵,构建以僧众为中心的中国佛教史研究,呈现汉传佛教众的社会生活图,与中国汉传佛教的特质 原始佛教和人类佛教的基本价值方向程恭让教授是诠释学的做法论,围绕原始佛教基本经典《杂阿含经》中的佛法义理脉络,说明原始佛教佛陀教法思想中的三大核心价值,并作为现代人类佛教重要领袖之一的星云大师晚近着作《人类佛教 他首先指出了原始佛教佛陀教法深入关心人类福德问题的根本宗旨和以为人类探索幸福生活、圆满福德之路为目的的核心本质。 这个宗旨和本质通过其世界观、人生观、社会观的一系列价值方向的表现明确,程恭让将其归纳为三个价值方向:在世界观问题上位于天道、人道之间,以人道为中心的价值方向。 在人生观的问题上介于现实的人生、生前死后之间以现实的人生为本位的价值方向。 在社会观问题上高度重视个人修养、介于社会参与之间的社会参与和社会净化的价值方向,具体是佛陀坚决反对“祭祀万能”的人神伦理、“四姓知乎平等”的社会思想理念,以及贱民制度 程恭让认为,这三个价值方向是佛陀教法的基本价值方向,以佛陀教法思想为基础的佛教思想文化展示了理解世界、改造世界的价值标准,是现代人类佛教继续提倡和努力的建设目标。 星云大师在《人类佛教佛陀本怀》中确实表明了重视人道、重视现实人生、重视社会净化的价值理念,与《杂阿含经》的基本价值方向格格不入。 而且在相关表现中更明确、牢固、确定。 因此,需要语言、文献知识、现代关怀的可解读《杂阿含经》被视为人类佛教思想理念及其三个基本价值方向的原始版,星云大师的《人类佛教佛陀本怀》被视为其现代版。 人类佛教的信仰方法信仰方法作为连接信仰实践和信仰关系的中介,对宗教的迅速发展变迁起着重要的作用 这次论坛有多篇论文集中探讨了人类佛教的信仰方法及其实践机制 制度建设和信仰方法李向平教授讨论了佛山人类佛教的制度建设和信仰方法的关联 他指出,就人类佛教的社会构建而言,实际上是佛教的道风建设、丛林制度和现代管理制度、佛教的社会关系、佛教和非佛教之间、佛教信徒和非佛教信徒之间、寺院组织和其他社会团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 事实上,佛教作为制度宗教,本身就是集中的、集体的、组织的资源,在其内涵丰富的“吉利”观念中,蕴含着共和和内在的社会依赖的大体,社会成员和佛教信徒之间的“连带责任”。 这些应该迅速发展成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结构,可以确立对宇宙、社会的整体观,但佛教的社会表现和社会组织的构建缺乏现代社会组织应该具有的组织化、公开性、自立性这三个特征,因此只能依靠左右而不能自立 他进一步指出,固有的丛林制度可以保证僧团制度的比较有效性和神圣性,但由于其内部和社会运营制度等不同的制度安排之间存在差异,在信仰方法、行为规范上存在矛盾和抵触,不能保证僧团进入社会的比较有效性和神圣性。 人佛教星云模式的基本特征之一是佛教从以前就流传下来,将其创新快速发展,致力于在“僧团”的基础上构建“教团”乃至社区,将从前流传下来的中国佛教丛林制度和现代社会法人制度紧密结合起来 制度是信仰的方法和修行的规范,应该确立的佛教制度相当于人事制度、经济制度、寺院制度、布教制度、学会制度、剃刀制度、传戒制度等 在制度创新和制度支持的前提下,人类佛教在佛教信仰的社会实践层面开拓社会化道路,幸运地解决了进入社会的合法身份和神圣的资源配置问题,违背了国家的话语,不深入市场的运营逻辑。 超越所谓的“世俗化”的内外制约,社会化、社会化。 人类佛教的仪式变革四川大学段玉明教授从佛教信仰仪式的历史中迅速发展,讨论了人类佛教信仰仪式的现代变革 他指出仪式是“宗教四要素”(宗教观念和思想、宗教感情和体验、宗教行为和活动、宗教组织和制度)中宗教行为和活动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抛弃它,宗教的社会方向可能会萎缩。 宗教的社会表现,为圣时、圣所、圣仪三个神圣词汇提供资金,其中圣仪是信息表现上帝的方法,从而将形式下的“俗”与形式上的“圣”结合起来,使信徒在世俗社会中原地旋转,形成世俗的超越 圣仪是宗教和信徒联系的基本,是宗教社会属性的第一表现 他概述了历史上佛教仪式的迅速发展进展,但原始佛教时代没有完善的仪式体系。 进入部派时期,各宗教仪式如安居之仪; 转向大乘,佛教仪式有越来越多的文案和社会方面。 比如课诵仪、行像仪、受斋仪等。 佛教传入中国,袭击印度的佛教仪式,同时出现了从无到有,从各种忏悔法的少到多,朝暮课成为限制等变化,佛诞像的仪式、托钵乞丐的仪式等,有点古老的仪式逐渐退出 汉传佛教的一切变革都有多个仪式的变革,如唐宋之际在社会变革下禅净两个宗卓越带来了许多仪式方面的表现 但是,传统佛教仪式的核心是内向,段玉明称之为“寺院化仪式” 人类佛教的能力是顺应清末民初的历史变革提出的,在国家体制从封建独裁主义向民主共和国转移、经济体制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移、社会体制从以前向平民社会转移到公民社会的变革下,太虚大师提出了人类佛教的主张, 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努力,特别是以星云大师为代表的现代高僧实践,人类佛教在义理、道场、教育等方面取得了很多进展,在仪式变革方面,从佛山普遍推开的禅修营、学佛营、暑期班,到尝试推开的佛化婚礼。 段玉明认为,人类佛教仪式的变革尽可能适应工业社会时间不足、诱惑增加、压力增大、理性至上等条件,在选择性因袭以前仪式传入的前提下离开寺院,与以前传入的“寺院化仪式”、“僧众化仪式”不同 宗教社会学理论的本土化实践社会学理论是对现有社会事实的高度概括,同样是推进宗教社会学研究的思想源泉 这次论坛也有很多学者参考西方理论的观点揭示了佛教在中国的本土化实践 大虚大师和社会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的何蓉教授从宗教社会学经典中的中国研究出发,结合太虚大师的思想文案,揭示了中国汉传佛教中的社会学理论这一被遮蔽的叙事维度。 何蓉指出,马克思韦伯于1915-1917年出版了《儒教与道教》、《印度教与佛教》等宗教社会学着作,以新教伦理与西方基督教文明研究为基础,推进比较文明的研究。 其中佛教创立为重视个人解脱、避世禁欲、冥思性的宗教,基本以原始佛教为模式,中国大乘佛教几千年前传入亚洲“巫术花园”而被忽视。 那时,贫困和贫穷的近代中国的命运掩盖了佛教与中国社会的密切关系,也无视了以中国佛陀为榜样,誓言渡过众生的千年历史。 在这种情况下,近代佛教界和知识界开始积极应对“几千年没有的大变局”,开辟了民国以来中国佛教的反省、整理、复兴 何蓉把太虚大师的社会学思考称为学科史以外的“孤弦” 19世纪末20世纪初,社会学开始作为西学的一部分被介绍到中国,社会学学科也开始确立 太虚大师在光宣年间对西学的接近正好与中国社会学的翻译、传达和建设同步,他自己也与有社会学素养的学者、留学生等有很多交流,社会学中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等思潮是历史的发展、社会改良、社会功能和团 太虚大师和社会学相关的思想文案分为三大类:一是确定划分为社会学作品,如《自由史观》和《现实论》,二是为了社会学而直接解决社会学问题和社会学理论和现实 何蓉总结了太虚大师社会学思想中三个方面的核心关注:首先,在佛教影响社会的方法上,佛教对社会的影响不是迎合和让步,而是确定了应该在教化的力量、春风化雨中通常发挥作用(《答某师书》)。 其次,要强调出生与入世的结合,在“生活与生死”中,要处理“生活”问题,指出“生死”问题也可以随之处理,并指定佛教完成人格,将志业、职业两条路结合起来(“学习佛教者行” 最后,在探讨佛教、宗教、各宗教的关系时,太虚大师将佛教与其他宗教并存,将中国佛教置于中国历史文化的背景中,将中国置于世界潮流中 何蓉最后,在现代化初期,在各文化体系、文明体系还在融合的过程中,纵深的、跨文化的思考常常像孤弦一样孤独,随着全球化和文化联系的普遍化,孤弦应该产生共鸣,中国汉传佛教中社会学的 公共佛学人类佛教上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黄海波由于在“公共性”这一现代条件下各宗教面临的重要挑战,以“星云模式”为代表的现代“人类佛教”实践深入嵌入了半个世纪以来宗教与社会关系的变化与重建过程 除了提供现代条件下宗教与社会的相互关系等多方面的理论和实践资源外,还在基督宗教的社会学状况下提供中国社会学 黄海波指出,处于现代、多元和全球化状况的所有宗教都面临着如何解决与外部世界的关系的问题 有名的社会学家彼得堡在拆除天主教、新教和犹太教后发现三者都面临着现代的挑战。 其信徒或宗教团体为了维持/重建对神圣和超自然行业的坚定信仰,必须维持与现实社会“隔离”的状况,或者按照流行的“世俗”世界观进行基本的理性工作,重新解释宗教自身的解释体系 彼得伯格认为,这两种战略都很难为宗教对现代社会提供牢固的保障。 另一方面,在现代高流动性和新闻化的条件下,很难形成孤立的封闭共同体,另一方面可能会导致宗教及其神学的自我消除。 从上世纪末开始,理论和社会事实“世俗化”逐渐失去了本来的地位和价值,但在现代情况下宗教对社会的关联依然争论不断,特别是宗教如何介入公共行业,如何就公共事务发声,有很多 他进一步指出宗教有可能既促进社会整合又促进社会分裂的根源。 哈比马认为,信教公民和非信教公民可以参与公共行业,宗教一旦进入公共行业,就可以从信仰中发表政见,但不能把自己的信仰作为公共行业评价真理的公共标准。 另外,宗教语言提出被“翻译”成公共可以理解的语言。 宗教界内部转向了公民的宗教、政治神学、公共神学等思潮,宗教本身反映了适应现代社会公共维度的努力 中国佛教近代以来过于关注生死,摆脱了社会的衰退状态,经过“人类佛教”的更新运动发展为以“星云模式”为代表的现代人类佛教的公共参与,这一历史也是近百年来世界宗教和社会关系调整的过程。 他从现实的角度来说,“佛系”一词已成为现在的流行语,但实际上描绘了个性化的、去公共性的生活心理和行为状态,这种公共心理冠以“佛系”一词,佛教的公共形象依然个性化,走向公共性 如果说人类佛教在近代生存期间必须首先解决“出人头地——入世”的问题,那么全球化和后代性的现在,人类佛教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是“公共性”的问题,在其“人性”、“社会性”中公共性的 黄海波认为,在西方宗教社会学理论中,神圣与世俗、超经验与经验、公共与个人、认识与归属等对立概念引起了理论上的一些困境。 中国人体验和实践神圣性、超越性的方法有礼、缘、道、命运、报应、天、阴阳、风水等来自古代中国人宇宙观的概念很多,超越了不同地区文化和宗教以前流传下来的限制,成为中国人共有的精神遗产 中国人丰富的宗教信仰及其实践方法将推动宗教社会学理论和概念的进展 人类佛教及其公共佛学的中道不二和圆融无障碍的想法为构建宗教社会学的中文提供了有益的前进道路。 结语这次论坛以人佛教的社会学研究为主题,在理论层面上,与会者共同关注人佛教的神圣来源和社会联系问题 神圣是信仰的核心,也是宗教社会学研究的核心问题,人类佛教也在这方面受到质疑 与会者认为,人类佛教的神圣性从仪式的变迁到进入社会的方法,与以前流传的佛教不太一样。 神圣作为中国历史的重要问题同样是人类佛教的基础要素 星云大师的人类佛教观就像把关系重新带入自己,重建具有神圣性的大我,但合作社共同形成的神圣观念,需要依靠比较有效的制度 人类佛教的神圣性和社会学,既是佛陀本怀,也是大师思想,是制度的神圣,也是个人的神圣 佛教的神圣是形容修行等级的问题,佛教中没有神圣的世俗对立问题,也有学者认为必须充分理解并慎重采用相关概念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教授李建欣在闭幕式上指出,佛教研究乃至宗教研究的人文方向与学科的迅速发展及其制度设置有关。 宗教学还不成熟,需要各学科相互认可,共同参加 改变宗教学的学科地位对宗教学的迅速发展很重要 对佛教来说,佛教社会学多研究西方,多研究印度、斯里兰卡佛教 我们不需要跟在西方学者后面。 西方学者的研究是基础,但最终回到中国的问题。 (本文来自澎湃信息,越来越多的原始信息请下载《澎湃信息》app )

来源:卢萨社中文网

标题:时讯:首届人间佛教社会学论坛成功举办:以前传下来佛教怎么走向现代社会

地址:http://www.pks4.com/ptyxw/17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