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8471字,读完约21分钟

原创库叔说,智囊团库叔在美国反恐背景下刊登了一个小公司赚战争财产,随便赚美国国防费,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家误杀无辜平民的故事。 其实,这些公司不仅不关心别国平民的安危,也完全不关心作为自己服务对象的驻外美国士兵的安危 今天,库叔为库友们讲述了一家庞大的美国企业,为了获得巨额利润,如何不顾士兵们的生命安全,又如何质疑,压迫反抗者们? 作者|詹姆斯·赖森翻译|张亮|谢芳李可心(实习生)本文希望智囊团的摘录自《美国的代价》。 双螺旋文化年三月出版的。 原标题是“不会倒下的军事承包商”,原文有删减,不代表智囊团的观点。 1“大到不能倒下”,与美国历史上任何战争的冲突相比,全球反恐战争都有非常鲜明的特征。 也就是说,这场战争大致伴随着自由市场进行。 从巴基斯坦到也门、索马里,美军的反恐战争行动无论是情报新闻还是物流支援,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部承包商的支持 这样,二十一世纪美国资本主义的信条最终成为二十一世纪美国战争行动的信条 信条之一是世界金融危机中臭名昭著的警句“大到不能倒下” “大到不能倒下”,原来意味着金融机构身体量太大,对整个经济体系有重要的影响,政府必须保释它们。 不管有多坏。 如果不保释而搁置破产,会给整个美国经济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同样,在美国进行的全球战争中,华盛顿在处理巨大的军事承包商和信息承包商时,似乎把它们视为“大到不能倒下”的机构。 要说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哪个承包商处于“大到不能倒下”的状况,必须数kellogg brown and root,kbr。 在伊拉克战争中,kbr和黑水企业是两个最具象征性的名字,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引起了骂声 2007年,发生了臭名昭著的黑水企业巴格达枪击事件,在巴格达的纳瑟广场至少有17名伊拉克人被杀 这件事之后,黑水企业惨败了 但是kbr一直留在伊拉克直到最后。 即使国防部审计员声称该企业与国防部调查相关的“绝大多数”战地欺诈事件有关。 【注:黑水企业巴格达枪击事件——2007年9月16日,黑水企业保镖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护卫美国海外交易员时,因过路车辆不可避免等问题,“向平民胡乱开枪” 据纽约时报报道,一家黑水企业的护卫无视同事的呼吁,继续向平民射击,直到另一名护卫用自己的武器指向那个护卫停止。 在事件中,17名伊拉克平民被杀害,24人受伤 现在kbr是美军前线战地服务行业最大的独立承包商 这是因为在kbr的帮助下,美国为了发动战争,可以不经过战前的动员事业直接开始。 有一句拿破仑有名的话。 军队正在用食物行军。 这么说来,美军在kbr行军 这家企业使得一个国家有可能进行选择性的战争 kbr在乔治·布什政权统治下繁荣,即使在奥巴马政权统治下也依然如此 以前kbr是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在2000年总统选举前经营的企业哈利·伯顿集团的子公司,那时kbr在为驻伊拉克的美军提供基础服务方面确立了事实上的垄断地位。 在鼎盛时期,kbr有5万多名员工和二级承包商在伊拉克工作,因此企业在伊拉克的员工人数超过了英军的员工人数 图为迪克·切尼,公开支持布什政府接受酷刑审问囚犯,他说:“我们可以得到保护美国免受打击的有用情报。” 之后,kbr与哈里伯顿集团分离,失去了副总统切尼的保护,但依然有非常强的政治基础 美军大部分将军希望自己退役到二线后马上去比较大的国防承包商那里获得外国收入。 所以很多人担心如果他们在工作中不利于哪个承包商们,退休后的职业生涯将前途暗淡。 这样,让国防承包商们抱有希望是非常经济的方法 kbr在伊拉克的支配地位——资金、权力,以及美国国防部与白宫内部的强大关系纽带——意味着这个企业的地位非常难以动摇 但是,有些人试图反击 当美国现役军人和退伍军人的健康和安全受到威胁时,纳税人的钱处于非常危险的状况时,有些美国人选择展示自己的角度 他们开始公开抵制kbr,抵制政府任何直接或间接为企业提供保护伞的官僚主义者们 这些反抗者失败了好几次,但他们没有放弃,一直在尝试 2垃圾焚烧和“战争性肺损伤”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伊拉克巴拉德联合基地成为国内最大的美国军事设施之一,是美国空军在全世界运行的所有机场中最繁忙的 战争期间,这个基地曾经有大约36000名员工 充当美国f-16战斗机的巢穴,容纳捕食者无人机和其他类型的飞机。 而且,也是伊拉克国内最大规模的军队医院 巴拉德联合基地还经营着伊拉克国内最大规模的垃圾焚烧解决场和面积10英亩(约0.04平方公里)的露天废弃物存放场 从2003年到2009年,在这个kbr运营的垃圾焚烧解决场焚烧解决的垃圾数量达到了250吨 kbr通过焚烧从废弃塑料瓶和食物残渣到计算机零部件、军需用品、石油、医疗垃圾、化学溶剂、动物尸体、废电池、家电产品等所有垃圾来解决 据报道,通过焚烧解决的垃圾还包括通过切割手术切除的人体器官 而且,每次焚烧都会消耗大量的航空燃料 每天,解决场的上空升起浓烟。 这些黑烟在巴拉德联合基地上空也形成了弥漫的烟雾,其中混合了各种有毒气体。 巴拉德联合基地的垃圾焚烧解决场是所有垃圾焚烧厂中最大的,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期间,这两个国家国内各地分布着美军基地 美国国防部曾经要求垃圾焚烧处理场只有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才能采用,kbr运营这些垃圾焚烧处理场已经几年了 实际上,它们早就应该换成先进的垃圾焚烧炉和其他更环保的废物解决设施,但国防部没有给予多少切实的监督 美国士兵日夜生活在垃圾焚烧解决场制造的浓烟下,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2008年,亚特兰大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的流行病学家斯蒂芬·科林( steven coughlin )受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邀请,协助对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回来的退伍军人进行健康调查 他希望在这次调查中能综合反映现代战争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2009年,这个项目开始了。 这次调查计划联系了6万名新退役的美军,最终有2万多名退役军人参加。 2007年11月25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海滨,人们在沙滩上竖立十字架,纪念在伊拉克战争中死亡的美军士兵。 图源:新华网在年斯蒂芬科·格林检查调查数据问答资料时发现,声称暴露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露天垃圾焚烧厂附近的退伍军人与最近治疗哮喘和支气管炎的退伍军人之间的相关性明显的现象。 事实上,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回到美国的退役军人与没有在战区工作的军人相比,哮喘和支气管炎的概率很高。 来自范德堡大学的罗伯特·米勒博士救过来自肯塔基州坎贝尔军事基地的士兵们 研究发现,部署在伊拉克的军人群体中,有非常高的紧缩性细支气管炎比例 接下来的2006年,美国空军发表了内部备忘录。 这份备忘录日后解密,文案表示巴拉德联合基地的垃圾焚烧解决场给驻扎在那里的员工带来了“严重的健康威胁”。 除此之外,据更多小道消息和传闻,以前健康状况良好的军人从伊拉克战场回国后,健康状况非常差,症状异常。 这样的例子数量很多,值得警惕 安尼斯泽马在报告为呼吸困难症的伊拉克回国退伍军人的肺叶中发现了钛金属和罕见的微生物群落。 医学专家们发明了“战争性肺损伤”一词,以解释只有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回到美国的退役军人才会出现的这种新的特殊症状。 战争性肺损伤很快就超过了外伤后应激障碍、外伤性脑损伤,一跃成为全球反恐战争中的重大健康问题 另外,从2008年到2009年,美国各地的数百名退役军人开始与kbr进行诉讼,要求赔偿损失。 他们长时间暴露在伊拉克垃圾焚烧解决场环境中 但是,美国国防部内部的医疗机构和美国退役军人省不太愿意承认这种疾病和kbr的垃圾焚烧解决场之间的联系 2004年,国防部进行的调查中,没有发现伊拉克垃圾焚烧解决场会带来重大的健康隐患 年美国医学研究所进行的其他调查也没有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因此,体制外长时间关注这件事进展的医学专家们开始怀疑国防部和退伍军人省的医疗机构有意操作数据,隐藏着垃圾焚烧解决场和战争性肺损伤之间可能存在的各种联系。 图为美国退伍军人省的标志,据说在年史蒂文科·格林根据调查数据发现垃圾焚烧解决场、哮喘病和支气管炎的样本数之间有关联之前,关于这个问题的各种交战实际上正在激烈上演。 关于垃圾焚烧解决场和呼吸系统疾病的证据,美国退伍军人省在官方层面上不承认 但是,在退伍军人省发起的全国新一代退伍军人健康调查中,发现哪些原始数据表被史蒂芬·格林看到,表中的数据表明垃圾焚烧解决场和呼吸系统疾病之间有很强的相关性。 斯蒂芬科格林说,最初的分解结果后来被退伍军人事务部的官员们篡改,取而代之的是更模糊的数据 之后,格林向美国国会投诉说:“最终名单上显示的数据并不明确事物之间的重要关联,反而模糊了。” (科绿色开始相信他的上级领导有意隐瞒与战地垃圾焚烧解决场相关的证据,认为退役军人省固有的利益冲突阻碍了其执行功能,无法进行可靠的调查研究。 归根结底,退伍军人事务部负责向饱受健康问题困扰的退伍军人支付抚恤金,一旦发现新的健康问题,就必须拿出更多的钱 年3月13日,格林公开了自己的发现,向国会作证 他告诉众议院退伍军人事务监督和调查委员会:“在极少数情况下,每次发表尴尬的研究结果时,其数据都会被篡改,变得模糊,难以理解。” 这个证言最终将kbr垃圾焚烧场的问题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也促使退伍军人省进行比较科绿色证言的内部调查 科格林发表实证报告3天后的3月16日,51岁的蒂莫西·罗利死于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俗称“als”) 蒂莫西·罗利的身体一直很健康,直到他作为kbr的水温工被派往伊拉克工作了三年 他儿子迪伦·罗利说他父亲死前在伊拉克工作期间明确被污染了。 3过失致死还是事故? kbr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区工作期间发生了很多问题,垃圾焚烧解决场的事件只是很多问题之一 2008年1月2日,位于匹兹堡郊外的谢丽尔·哈里斯( cheryl harris )家的门被敲了 她打开门,看着从军牧师,后面跟着两个没有委任令的军官 她的身体在发抖。 因为孪生儿子在伊拉克服务。 这种形式的来访显然意味着讣告的到来。 事实上,那天,她的儿子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成员、陆军参谋瑞恩·玛莎中士在伊拉克战场上去世了。 但是哈里斯没能得到关于她儿子死亡原因的直接回答。 她就这样被国防部的官僚们忽视了,一直在追究,继续发掘事件的真相。 最终,她的努力帮助发现了士兵们在伊拉克战争中面临的最严重的安全危机KBR职员们的玩忽职守 哈里斯的儿子瑞恩·玛莎在巴格达的军营洗澡触电身亡 美国军队试图把这个事件作为随机不可避免的事故来解决 而且最初,军方官员对谢丽尔·哈里斯说她的儿子死于自己的过失。 他们说她儿子以前把电器带到淋浴室的结果受到了电击。 然后,他们又拿出了另一个故事版本——她儿子因挂在淋浴室附近的电线松垂而电死。 其实两个故事的版本都是假的。 最终,谢丽尔·哈里斯的调查线索指向了kbr。 这个国防承包商负责修理和维护包括瑞恩·马萨斯驻扎的建筑物在内的建筑物。 有证据表明,kbr无法及时交换军事设施内的电线埋入地下。 这个事业在承包合同中明确记载是必要的 在哈里斯持续追踪的影响下,美军最终对儿子的死亡事件负责解释,负责这次调查的军队刑事特别官员告诉她,马萨斯的真正死亡原因最终是过失导致的死亡,不是所谓的事故。 军事刑事特别官安伯·维纳尔( amber wojnar )在2008年12月16日给谢丽尔·哈里斯写的电子邮件中说:“将两个kbr的领导人和kbr本身作为过失死亡的负责人, 我确信有充分可靠的证据表明他们的玩忽职守导致了瑞恩·麦克尔的死亡。 他们没有确认做浴室员工的电工和水管工人是否有职业资格,我确信他们也没有监督这个员工。 但是,美军最终没有提起对kbr的刑事诉讼,没有起诉那家企业的领导们 想向伊拉克战争中最大的防卫承包商提起诉讼,诉说因过失而死亡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赖安·马瑟斯死亡一年多后,来自美国陆军刑事调查司令部的官员们在匹兹堡会见了谢丽尔·哈里斯,说马瑟斯的死亡原因从过失死亡回到了意外事故致死 哈里斯后来在她离开会场前不久,一名军方官员说:“她要恢复公正,她必须在法庭上起诉。”但她必须让她自己去。 哈里斯给在匹兹堡见面并报道事件逆转的军队调查员之一写了一封邮件 在邮件中,她怒气冲冲地说:“瑞安死后……一名军队员工对我说‘在伊拉克kbr掌管一切’。” 我无论如何都不想相信这种说法是真的 但是今天你们向我证明了这个说法。 我终于有了深刻的认识,在伊拉克确实理解kbr控制着一切,在某种程度上控制着你们。 在这次会谈中哈里斯没有放弃,她开始用自己的力量追踪rbr 她不断从军队调查员和其他政府官员那里收集情报,强迫美国国会议员与她对话,找到记者们的对话,还在匹兹堡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疏忽了这家企业的职务导致了她儿子的异常死亡 多亏哈里斯的种种努力,这个事件没有消失 哈里斯的调查发现,她儿子的死绝非个案 美国国防部也最终不得不承认,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员工中至少有18人因电击而死亡。 实际上,在2004年,军队专家们警告说伊拉克前线军事设施中的疑似劣化电力事业带来的安全隐患,但没有人对此做出反应 更糟糕的是,迄今为止,在马萨斯触电而死的淋浴室里,美国士兵被电击了 这个士兵委托员工修理这个浴室,但直到马萨斯触电死亡后没有人来修理 默瑟事件最终命令2008年担任驻伊拉克美军全权指挥官的大卫·彼得雷乌斯( david petraeus )在各个方面检查美国在伊拉克全国设立的所有军事基地的电力设施 图为大卫·彼得雷乌斯 图源:新华网这个事件又站起来了kbr的电力工人们,他们过去几年来向kbr的管理者和美军官员们反映了伊拉克美军营地内电力设施质量差的问题。 这些员工们是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找来的低工资、没有受过良好训练的工人们。 伊拉克战争有几个隐藏的问题。 其中之一是美国国防部的审计员和承包商的管理者人数不足 他们的数量太少,在战争前线面对kbr这样的巨大东西,几乎不能进行比较有效的监督 美国国防部在特定领域的行业也缺乏足够的专家来理解和检查kbr的工作 战时,kbr负责维修的建筑物和集装箱住宅遍布伊拉克各地,多的时候分别达到了4000座和35000座 对负责军队订单合同的官员们来说,想要监督管理和跟踪这么多事业的进展是不可能的 实际上,这些审计员只能审计承包商们的日常业务文件,这意味着kbr和其他很多承包商实际上在离开监督管理的状态下开展业务。 默瑟事件后,国防合同管理局的官员们终于得出结论,kbr在进行电力事业操作的过程中存在“严重违反合同”的过失 谢丽尔·哈里斯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失去孩子的痛苦母亲,震惊了国防部高层的保守势力,kbr也害怕。 她的行动一定救了无数美军士兵的命。 否则,他们很可能会遭遇和他儿子一样的不幸 不要打扰kbr查尔斯史密斯( charles smith )是坦率的美军合同专家 从1976年开始,他一直在有名的岩岛兵工厂工作 他的志向很平凡,想做的只有支援驻伊拉克的美军,退休前可以在军队等级制度的长楼梯上再爬一两级 但是他和kbr的对决改变了一切 1999年,他所属的军队采购部门被任命负责供应陆军战场。 也就是说,他的部门需要负责美军和外包企业之间的订单合同,意味着哪个企业将向部署在海外执行任务的军队提供基本的服务。 从2000年到2001年,史密斯聚集观察力解决漫长的投标过程。 当时,三家企业为接手“公务物流补给计划”( log cap:logisticscivilaugmentationprogram )合同开设了专柜。 2001年12月,kbr以极低的标价击败了另外两大国防承包商雷神企业和德阳集团,赢得了这次投标 kbr赢得投标战争时,logcap合同项目当时还是和平年代的模式,但不太关心承包合同的详细条款 但是不久,这些详细条款将kbr改造成整个伊拉克战争中最大的赚钱机器。 图年5月20日,一名美国退役军人(左)在芝加哥举行的反战集会上发表演讲时,打算放弃美国政府授予的反恐勋章。 图源:新华社张保平摄2002年,美国开始了对伊拉克的入侵行动 这件事使kbr一下子成为美军战地服务行业最大的承包企业 美军开始要求kbr为遍布中东全境的数十万美国军队提供所有的基础服务项目 kbr在这个行业中所占的绝对垄断地位对这个企业有很大的影响,也不得不影响战争的进程 很快,kbr的长卡车运输队成为当地武装暴动分子们最喜欢攻击的目标 美国军队相反必须调集兵力为这些运输队提供护卫,而且与卡车运输队的伏兵和路边简易爆炸装置相比,很多人死伤 在美国入侵伊拉克行动的早期,伊拉克发生的混乱给kbr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因为必须应对在伊拉克急剧增加的美国军队数量 但是总体来说,美军基本上满意kbr在前线军事基地迅速为他们提供高质量的饮食条件 但是很快,运营logcap项目、监督kbr的查尔斯史密斯隐约看到了财政上的问题 2003年,美军入侵行动几个月后,美军开始要求伊拉克全国各地一夜之间建设营地和军事基地 为了建设这些基地提供服务史密斯的办公室必须向kbr订购数十亿美元的巨额订单 时间很紧,史密斯允许kbr先工作,然后出示工程文件和支出记录。 由于美军没有就在哪里建设军事基地的问题举手,在2003年期间,史密斯对kbr实务文件中存在的问题给予了最大限度的善意 但是,在2004年,美国的入侵行动转向了长时间占领,kbr在伊拉克的地位也越来越牢固,史密斯开始寻求一点问题的答案。 kbr不想为史密斯提供支付建筑费的可审计建议 随着时间的推移,史密斯认定kbr的这种表现是拒绝协调,计算企业在伊拉克的实际支出数。 根据进一步调查,kbr得出结论,迄今为止,KR利用与军队的生意开放性为自己谋利益 kbr声称伊拉克局势依然太混乱,他们无法提交足够的支出记录。 这样,kbr在申报费用时完全可以自己计算,军队不能讨论数量 而且,如果工程质量良好,kbr可以得到额外的利润和额外的奖励支付 阻挡在kbr面前的唯一障碍是查尔斯史密斯 美国国防部的审计员告诉史密斯,到2003年底kbr申报的在伊拉克消费的资金中,约10亿美元的花店是不可靠的。 掌握了这个消息,史密斯变得更坚定了。 他要求kbr就以前在军队发行的账单上消费的数十亿美元的费用提供相应的说明。 史密斯还告诉kbr领导人,如果他们不能提供足够的文件来支持他们向军队开出的这张账单,他将妨碍偿还账单,无法得到他们额外的合同奖金,将从他们未来员工的报酬中削减15%的金额。 但是事件没有向史密斯想象的方向迅速发展 最初,史密斯面对kbr时的强硬态度得到了他直属上司韦德·麦克马纳斯( wade mcmanus )少将的支持,但当时很多人担心kbr会进一步恶化与美国国防部的关系 但是,2004年麦克马纳斯少将退休,史密斯失去了支持者 后来,杰罗姆·约翰逊( jerome johnson )成为了新的当权者,史密斯开始对kbr产生巨大的影响 2004年8月,在与kbr进行了长达几个月的锯战后,史密斯给他的代理人写信给kbr的领导人 据说史密斯单方面对kbr处以罚款。 因为这家企业没有提交他至今要求的资金记录。 但是当他的助手把这封信交给kbr的领导时,这位领导说:“这个决定会逆转的。” 正如这位领导人预料的那样,第二天早上史密斯接到约翰逊的电话,命令撤回那封信。 接下来,史密斯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排挤 他去岩岛兵工厂参加和kbr领导人约定的会议时发现另一名军队官员坐在他的位置上 在这件事上史密斯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实权,辞职了 很快,为他向kbr提交罚款信的助理也被开除了 与这个史密斯的行动相比,向其他官员们发出了确定的信号:不要和kbr惹麻烦 除此之外,美军还雇用了外部承包商来讨论kbr的花店,取代了以前防卫合同审查局审计员扮演的角色 以前这些审计员向史密斯提供了数据,表明kbr的账目不可靠 随着史密斯和军队审计员的相继退出,kbr的账单得到批准,奖金也得到,也没有在事业上削减报酬的威胁 相反,在伊拉克战争剩下的时间里,kbr在伊拉克的支配地位越来越强 奥巴马政府和kbr签订了秘密协定,在伊拉克维持了为美军提供基础服务的垄断地位,直到战争结束才允许kbr kbr一直是凯歌,以绝对的特征成为美国国防部唯一最大的承包商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每年的计算,收到的合同订单总额达395亿美元 史蒂芬·格林呼吁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希望能以更公开的方式解决kbr垃圾焚烧解决场的问题。 谢丽尔·哈里斯没能阻止这家企业,查尔斯·史密斯也没能阻止kbr 其理由正如失去爱子的哈里斯所说:“将军们正在保护kbr。 因为那里是有钱的地方。 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勇敢地战斗过 原标题:“随时帮助美国开战! 为什么美国将军喜欢退休后去这家企业? 》阅读原文

来源:卢萨社中文网

标题:时讯:随时帮助美国开战!为什么美国的将军退休后都喜欢去这家企业?

地址:http://www.pks4.com/ptyxw/15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