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624字,读完约4分钟

唐末五代画僧贯休写的罗汉史无前例,画家馀启平是贯休的粉丝,他说:“贯休的罗汉给人的印象是永远不会离开我的大脑。 》也极力模仿,描绘梦中的禅院,描绘想象中的僧侣、罗汉……然后按照这种做法,尽量使出现的人物融入他一贯的表现——“红房子” 五代画僧贯休写的罗汉图(局部),一定很难让我写自己画的画的“体会”或什么“感想” 我已经画了几十年的画了。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主题素材,不同的作品中有太多不同的感谢和不同的体验。 画画和写作不同,一种是用毛笔、水、墨、颜色作为工具来描绘。 一支是同一支笔,但把副本表现为载体 我在用大脑。 我在用笔,但是天壤之别。 操纵文案真的不是我的专业。 写一篇关于短自己的文案。 想法也像麻,感想也像沉渣。 我无可奈何。 好像是便秘。 嗯,咻,挤出一会儿……从去年夏天的秋天开始,在老花眼下辛苦地画了一幅大小的工笔画。 哪里的比尔根是51x66cm的纸墨水着色年我是这个人,b型血,处女座,所有文青鄙视的类型? 幸好我对自己很严格,特别是对自己的作品更挑剔、严格、细致 当然,我不一定能纠结地画出自己满意的作品,但我认为像我这样的秉性适合画画或者适合手工作业。 我每个作品都有不同的原因。 这些画画的动机很简单。 我只是想画画。 在执行各自的作品时,没有多少具体的构想 我到去年画过一点大的工笔风景。 那是有主题后创作的,这次,花时间酿造吧。 画人物,继续画我的僧侣,禅院系列。 我喜欢贯休、梁楷、牧谿的人物,贯休的罗汉在我脑海中是永远不离开的形象。 每次去日本寺院、中国寺院和古刹 只是穿着袈裟,一遇到特别形象的和尚和长老,就马上联想到,连贯休的罗汉都跳在眼前,吓了一跳。 在一根大柱子下,在古塔前,在古坛中,在石阶上“胡貌梵相,曲尽全力”,有一个“形状瘦鹤精神健康,骨头粗如狗犀的头骨” 休笔下的罗汉千古惊人地如他自己所说:“休在梦中看到了 “我是贯休的粉丝,我也极力模仿,画梦中的禅院,画想象中的僧侣,罗汉……有这样的想象,我开始了笔构想。 确实禅院和高僧感觉到了古意的高度,但艺术家的视觉维度不仅仅是纵深 首先,用我的做法,尽量让出现的人物融入我一贯表现的“红房子”。 我做的禅院建筑用了一点意大利中世纪壁画的图式。 在我想象的环境空间里,他们在做什么呢? 我喜欢“造境”,喜欢在各种容貌符合上帝的幻想因素中创造自己的境界。 何况,我是南京人。 描绘“六朝遗梦”的意境。 意大利是艺术家引以为豪的美好境界,让读书的人流向中国园林,改变景色,让你觉得不对,让你玩得相当开心,想象的状况。 另一方面,我还是个古老的现代主义者,这些作品是用什么现代视觉的方法创作的? 简单来说就是在现代人的感情中加入新的感觉要素来描绘 看起来这么简单,扭头,找肠挠肚 人物大小与建筑的比例、人物之间的疏密关系、上下左右的空间相呼应……反复推敲、琢磨,决定图式,描绘决定性的小原稿,从小原稿扩大到作品真正尺寸的铅笔原稿 秋尽离人26x37cm纸油墨着色 ; 其实在复印的过程中,很多作品的构图还在改变 就这样一边复印一边变更,复印完了,终于原稿好了。 然后进入用墨画线的阶段,墨线划下来后把纸上残留的铅笔痕迹清理干净后开始渲染。 当然,工笔画的制作过程大家都很清楚,不需要我解释,但画家面对自己的作品,无论是工笔画还是写实都有完全不同的遭遇。 关于工笔画的创作我已经有二三十年的经验了。 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工笔画三番九染的细腻制作技术,不能投机取巧。 你消耗画面上的功夫,消耗的时间和精力,很难在画面上直接出现。 工笔画有弱化图像、弱化视觉的美感,至今为止在“平淡、内敛的美学”的低调模糊中表现出微妙 因此,我在画这些作品的途中会继续否定以前的预想,改变初衷,犹豫地反复,沮丧,放弃。 为什么画得这么远离自己最初的要求和想象呢 例如,画这幅画时的预想效果是,两个凝重、黑暗、看书的僧侣袈裟在黑暗中透明,墨色中可见层,整个画面的“古意”和“梦”两者在黑暗中微妙地变化,缓缓出现,画面是我追求的理由 工笔中的大块黑色和写意生宣中出现的黑色完全不同,写意可以任意挥洒浓墨、焦墨,但工笔只能铺上薄墨层的铺垫,1层渲染,每次渲染后也完全干燥后,像法一样炮制、循环 君子器27x46cm纸油墨着色 ; 为了达到目的必须多次渲染,不繁琐无聊,毕竟不尽如人意。 真的使不上劲。 所有的作品,经常放下远视,上下挥动近视,在这里,我的感情再次坠入低谷 我突然想起在写实的水墨画简单、写实的即兴下,意会的笔墨效果令人陶醉的快感 但是,工笔这样磨练人需要精力,这可能是命中注定的。 血型和星座的用途。 写意水墨我一定不会放弃。 工笔我也决不甘心于此。 这些画终于在纠结和焦虑中告一段落,不能说完成了。 我总是觉得自己的很多作品没有结束,每次见到原作都想回家继续改编、加工。 他们离我的要求和想象有很大的差距。 这些作品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我会出汗。 这些作品不是我想要的最终效果,看了自己的画觉得是“永远遗憾的工程”,但没办法。 (注:“萧萧四面风:馀启平作品展”将从8月13日开始在上海安簃艺术空间展出)(本文来自澎湃信息,越来越多的原始信息请下载《澎湃信息》app) )。

来源:卢萨社中文网

标题:时讯:随笔|梦中的禅院,“贯休的罗汉是挥之不去的形象”

地址:http://www.pks4.com/ptyxw/15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