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8592字,读完约21分钟

中国古代皇帝怀柔天下,后宫常在三宫六院,许多妃嫔各有子女血脉 隋朝的开国皇帝文帝杨坚是异数,与独孤皇后的感情“相得”,深情,甚至是“誓异生之子” 文帝对孤独发誓,保证其他妃嫔侍妾的雨露不会淋湿,这个世界只养育了独孤生的孩子和女儿。 文帝一生遵守这个诺言,五个儿子,即长子杨勇、二子晋王杨广、三子秦王杨俊、四子蜀王杨秀、五子汉王杨谅都是孤独一脉产生的 文帝这样做不仅与孤独的感情因素有关,也与他对王室伦理的独特看法有很大关系。 隋朝建国之初,文帝对大臣们说:“前世皇帝溺爱嬖幸,废立之所由生。” 历代帝王家之争不断,鸡犬不安,经常上演骨肉相残的保存剧,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皇子们父母亲不同,前朝的嫡系之争经常与后宫的争宠宫联系在一起。 文帝认为,至少理论上,如果皇子们是母亲的同胞,斗争的心就会相对减弱。 基于这样的理论,文帝对自己的儿郎非常满意,“朕附近没有姬侍,五男的同母哥哥也可以说是真正的兄弟”。 朕的五个儿子都是一母生,一乳同胞,是同母真心的兄弟。 “什么前辈,多内宠,罪子争气,为亡国之道邪”,我杨隋断不会像前朝那样兄弟争位使国家衰退。 我的大隋天下一定会是二世乃至万世。 文帝杨坚遗憾的是文帝的这项政治宣言只是口头上,因为他和独孤皇后的孩子教育问题的失误,不能把“五子同母”的血缘特征转变为兄友兄弟恭的政治特征,还造成了兄弟杀害的家庭悲剧,进而导致新隋二世死亡, 太子被废晋王夺走嫡出杨坚,长子杨勇本来就非常重视,但在北周期,他以服从公众的身份辅佐政治时,以嫡长子继承制的几乎立杨勇为世子。 开皇元年( 581)2月14日,杨坚接受北周静帝禅让,即位建立隋,2天后2月16日以杨勇为皇太子 文帝为了培养杨勇的行政能力,说“军国政事和尚书奏死罪已下,均命令勇参决”,全面参与了朝廷军国事务的决定和死刑以下事件的承认。 土耳其威胁首都长安,杨勇率领军队准备咸阳。 开皇四年( 584 )闰四月间,文帝派遣杨勇镇守洛阳 开皇16年( 596 )正月,文帝把杨勇的七个儿子册封为国王 皇年期间,北齐旧境山东地区户籍档案管理混乱,文帝意在清查户籍,将山东人口迁至北方边境充实边防 当时山东民心不稳定,一出来,民情一定会很粗暴。 杨勇立即写信敦促文帝换弦,稳定人民,文帝“遂止”。 此后,“时政不便,多损益,帝俱纳”,杨勇经常比较朝政得失提出意见,文帝也对此加以修正,无则加勉。 所有这些,在朝政的决定、司法审判、军队的事务中,文帝都给予杨勇很大的信任,表示要放手 但是,文帝创造了“开皇之治”,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威望后,逐渐敏感多疑,疑心越来越严重,尽量牢牢地掌握权力,整天怀疑疑心暗鬼,总是奸臣伤害我,触及那个皇权 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中,每一个人下万人以上的皇太子杨勇,当然成为防止其压迫的首要对象 年有冬至,朝廷百官按照制度的惯例在东宫谒见皇太子,庆祝新节 杨勇张灯结彩,举行礼乐仪式,受到百官的祝福 文帝很了解这个礼仪,往年什么都没说,这一年在早会上知道,“从近闻到节,内外百官相率朝东宫,何礼也? ”。 前几天冬至听说你们集体去见太子,这是什么礼仪? )文帝的这句话显然是责备大臣王子不认识天子 群臣面面相觑,暂时不敢回复 只有负责礼制祭祀事务的太常寺副长官太常少卿辛亽回答说“在东宫不能说贺,早上”,陛下的这句话不好。 臣等去东宫是恭贺新节,不是朝见集会。 听到这句话,文帝马上生气了,“改节叫贺,正是三十人,各有所好。 为什么有司征兵,所以期待一朝普集,太子法? 像东宫一样,特殊乖礼制”,庆祝的话,三三两两地去就行了,你们统一组织,集体工作。 皇太子还在那里穿着朝服接待,这不是朝见吗? 东宫这样行动,不仅违背礼法,而且没有把朝廷的规则放在眼里 在这次朝会上,文帝发布了敕令,禁止百官冬至去东宫朝贺,说“SARS的事,必须停止”。 杨勇因为“自己恩宠开始衰退”,逐渐失去了圣赡养的恩宠父爱 文帝对其“渐生推测抵抗”开始采取去除太子翅膀的措施。 最先受到冲击的是杨勇掌握的东宫卫队。 文帝以整顿首都的防卫军为名,命令东宫防卫队的精锐全部转移到皇宫防卫队 开国元勋、杨勇的监护人宰相高颎劝文帝:精锐调动后,其东宫防卫力太弱,谁来保护皇太子的安全? 文帝马上“上色”,自己经常离开宫殿巡视,没有上级警卫的保护,怎么能! “太子毓德春宫,左右何须壮士”,太子在东宫修身养性就好,应该有什么勇士保护! 文帝坦率地对高颎说:太子东宫保存了强大的卫队,“这个极弊法”,本身就是不合乎规则的缺点政,必须改革。 既然你认为太子的人身安全很重要,就把军队从我宫殿的警卫手中拉过来保护太子。 以后无论是皇宫禁卫,还是东宫卫队,统一指挥,统一统制 就这样,文帝剥夺了顺势疗法的军权 不仅如此,文帝还利用这个拍拍高颜值:你这么为王子出头,不是因为你们俩是孩子的亲戚,你家儿子娶了王子的女儿。 我的圣明蜡烛,什么都清楚,你不要走上一代权臣走的结党乱政歪道 文帝对长子杨勇的态度,为二儿子晋王杨广提供了机会 杨广那个人,“美姿仪,性敏慧,沈深刻”,行动聪明,反应敏捷,性格沉稳。 《好学,善属文》,喜欢看书,写得很好 “迎朝士,礼极卑屈”,与廷臣交往谦虚,擅长塑造良好形象,擅长制造舆论,成为太子最强有力的挑战者“有名,被诸王冠冕”。 杨广还在当时文帝孤独最幸福的大臣——朝中榜上获得了仅次于高颌的杨素的支持。 杨广想夺取嫡流,杨素拿高颎代替首相的地位,专攻朝政,两人必须一拍即合 杨广、杨素的苦心,高颎被罢工,杨勇失去了朝中重臣的支持 在杨广的精巧伪装下,文帝和独孤皇后对杨勇越来越不满,对杨广越来越可爱,用杨广代替杨勇的心 杨勇虽然“很了解那个阴谋”,但注意到杨广的嫡流阴谋,“计不出”,没有出现比较有效的反击,只是“制造诸厌胜”,祈祷上天的保护。 但是,越来越失去父母的欢心他已经无力回天了 终于,开皇二十年( 600年)十月初九,文帝身着戎服,在武德殿布重兵,召集文武百官和宗室子弟举行议事 在这种敌人般紧张的气氛中,文帝因奸淫乱政的罪名而退位杨勇太子的职位,其孩子封王封公主者,宣布全部成为平民。 宣诏结束后,杨勇对父皇没有怨言,对陷害他的两个弟弟也没有批评,只是感谢父皇不杀的恩情,“臣伏在尸体城市,为了将来的教训。 可悲吧,得到全命! ’他明白必须在大殿上,在大家面前,保护你父亲的脸,他只能以一个人的牺牲来承担家庭的悲剧 于是,杨勇向父皇低头拜望:“哭着粗俗的衣领,马上去跳舞了。” 满朝宗室文武、“闵默”只能战战兢兢,无声地乞求怜悯 11月3日,文帝立杨广是太子,当天发生了“天下地震” 在文帝对杨勇、杨广的选择中,静静地填补了隋朝未来国运的伏笔 刚进入东宫的杨广理解,哥哥被废除的重要原因是储君威仪过于接近皇帝的威严。 他非常聪明的地主要求文帝降低王子的礼仪,说“降章服,宫官不叫臣”,把前太子的冠冕上和天子一样颜色的白珠,变成三公诸王的青珠,其他服装车马灵巧等也降一个,东宫的官僚确定不叫太子臣下 率领土滨,难道称王臣、臣的对象只有一个,就是天子 12月3日,文帝得到敕令的批准,两个儿子真的比长子更感兴趣,这位继承人似乎是对的 杨广画像为了表示对杨广的信任,文帝交给他的第一个重要任务是监视废太子杨勇 文帝这只会让杨勇走上绝路 在软禁期间,杨勇多次写信向父皇诉冤,说:“从废非其罪,请多次申请冤罪。”所有纪念章一律被杨广没收。 杨勇走投无路,说“所以举树呼喊,听皇帝处,俞得引见”,爬到树上,对着皇宫尖叫,希望父皇听到自己声音的悲鸣。 文帝心有戚戚戚,杨素一句话就把杨勇踢进谷底,说“言勇情志昏迷,为癫痫鬼著”,杨勇被严厉的鬼缠住,神经紊乱,“无法收复”。 文帝以为“然”,竟然相信杨素的这句话,选择“看不到死亡”,父子两人再也见不到了。 直到仁寿4年( 604)7月,病床上的文帝被杨勇忠实的柳述、元岩等人说服,幡然醒悟,想召唤杨勇,重新成为太子,但遗憾的是大势已去。 杨广杨素迅速带兵进入宫殿,按下文帝崩溃的快进按钮 7月13日,文帝去世 7月21日,杨广即位,下达敕令让杨勇马上自杀 杨勇拒绝服毒,被“绞死” 隋朝死后,埋葬在泰陵杨勇的不是文帝家庭悲剧的第一个受害者,他面前有三个弟弟秦王杨俊。 他之后有四弟弟蜀王杨秀,五弟弟汉王杨谅。 秦蜀怕汉王叛乱杨俊小时候受父母影响,迷恋佛教,甚至说“请为沙门品尝”,逃入空门,出家为僧,杨坚一个人当然“不允许”。 杨俊留在尘世开始工作,只担任河南道行台尚书令、洛州刺史、秦州总管 陈之战,他就任山南道行军元帅,为隋朝统一立下丰功伟绩,保卫扬州、合并州(今天山西省太原市一带),帮助父皇稳定四方 当然,如果杨俊能提前知道他最终的人生方向,一定会反抗父母的生命,在佛面前绿灯变成黄色,度过这一生。 成为合并州总管后,杨俊说“喜欢奢侈,违反制度,盛治宫室”,逐渐贪图奢侈和享乐,追求超标准的生活待遇,在合并州大学建造了宫苑别墅。 杨俊还是“好内”,惹怒了嫉妒心很强的王妃崔先生 崔氏是隋朝有名的酷吏崔弘度的妹妹,长安人说“宁饮三升醋,不见崔弘度”,宁可喝三大升的苦酒,也不想落在崔弘度手里。 那位哥哥就是,那位妹妹可以知道 崔先生天生非常强悍,翻了醋缸也不算,还得“在瓜子里下毒”,毒死丈夫 也许剂量不够,杨俊不会丧命,不会生病 而且州的医疗条件有限,杨俊回长安治疗,这是他在合并州做什么用纸包不住火,一切都清楚了。 文帝听说儿子生病是因为被王妃崔氏下毒,于开皇十七年( 597年)七月十三日处死崔氏,以“奢侈纵容”的罪名罢免了杨俊所的官职。 大臣劝文帝,杨俊只是花了很多钱,盖了几个房间,唐娜盖了几个妾,没什么大事,这样解决太苛刻了。 文帝不动,认为皇子犯法犯了和老百姓一样的罪,对皇子开了网,就说“不要制定天子之律”,那宁可直接用别的行为制定皇子的个人定制专业法律,自己是天下的你父亲,“安能损法”。 平心而论,文帝这是不妥当的。 杨俊是“奢侈纵”,要依法处置,炫耀。 但问题是文帝对杨俊的后续解决太无情了 当时杨俊还在生病中,还没有痊愈,赶紧写信向父皇道歉,隐约有请求原谅的意思。 这是人之常情,文帝派使者当面骂人,“我齐心协力创造茨大业,训练范庶臣保护它。 你想为自己的孩子输,但不知道为什么责备你,简直是不能雕刻儿子的朽木 杨俊看到父皇要放弃自己,说:“可怕,病危,病情恶化,三年多没好转。 文帝一直搁置着 到了开皇20年( 600)6月,杨俊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文帝因此给他“上柱国”的虚衔,恢复了部分政治待遇,但已经很晚了 6月20日,杨俊在不安中到达了人生的终点 文帝听到儿子死了,完全没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只对秦王府“哭了,停了几次”,勉强流了几个眼泪,不知道有几滴眼泪。 杨俊的骨头不冷,文帝下令焚烧秦王府人生中使用的一切奢侈的东西。 这等于刚在灵前公开受辱的杨俊 此外,秦王府官僚佐向杨俊立碑索取,文帝直接否决。 “求名字,一本史书就够了。 为什么用碑! 如果子孙不能保家,弟子和人就不能做镇上的石耳”,杨俊表示没有资格立碑,即使立起来,将来也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屈辱死去的儿子还没有算,文帝也向活着的两个孙子发泄愤怒,剥夺他们继承王爵的权利,他们不作为杨俊的儿子主持葬礼,葬礼的主人由王府官员负责。 三儿子杨俊去世不到四个月,文帝就退位了长子杨勇的太子位 不久,蜀王杨秀又撞上了父皇的枪口 杨秀其人脾气暴躁,长期保卫各地,为国家尽了全力,说:“有勇气,容貌美丽,长胡子,武艺多。” 但是和杨俊一样,“变得奢侈,违反制度,车马被制服,被模拟为天子”留下了政治弱点 杨广成为太子后,杨秀“意甚不公平”,很不熟悉 杨广先着手学习,并让杨素说出罗织杨秀罪名:“阴令杨素因寻求其罪名而中伤。” 文帝听到偏信,“遂征秀”于仁寿2年( 602年)将蜀地杨秀征召入京师提问。 父亲和儿子见面后,文帝一句话也不跟杨秀说话,不听辩解,直接认定他违法犯罪的所谓“事实”,第二天又派遣使者严厉斥责 杨秀跪下道歉,文帝不宽恕。 “有一段时间,秦王浪费了财产,我送父亲训练。 秀蠹害生民,君道绳之”表示,当年解决杨俊时,还有臧子牛的心,手段还很轻。 现在杨秀必须收拾父子之情,用人单位你道绳治,把杨秀直接交给司法部门论罪 文帝对亲子如此无情,大臣庆整不见了,谏言文帝说:“平民之勇已废,秦王已藉,陛下见子女不多,为什么? 蜀性甚至耿介,现在受到重责,恐怕不是从全”,陛下的五个儿子,已经病死一个,废除一个,只剩下三个,难道会杀了吗? 那是你的亲人! 蜀的性格正直,心理压力太大,会把他逼得走投无路 文帝听说后,“大发雷霆”,割了庆整的舌头,不干了,但威胁群臣,再次求情,“割市感谢民”。 群臣噤若寒蝉,文帝随后以杨素审理事件 杨广杨素是一体的,这等于把四个儿子交给两个儿子解决 杨广决定彻底结束四弟的政治生命乃至自然生命,做娃娃,绑住双手,打死心脏,在上面写上文帝和五弟汉王杨谅的名字,还说:“西岳慈父圣母收杨坚,杨谅神魂,这样形状,散开。 制作结束后,杨广把洋娃娃埋在华山脚下,杨素又顺理成章地挖出,伪造的杨秀起兵起了檄文,一起演奏给文帝。 巫萤文帝看了看,拍拍胸脯,说:“天下宁有邪。” 12月20日,敕令废杨秀是平民,被内侍省幽闭,不准与妻子和孩子见面 杨秀无罪,“愤懑什么都不做”,只有上书请求原谅。 文帝不听,公布杨秀谋反的10项罪状,说“杨坚,杨谅不知道你是什么父母”,公开断绝了与杨秀的父子关系。 此后,杨秀被幽闭了很长时间,直到隋朝灭亡才被宇文化杀害 杨秀被废除后,文帝的五男中,除了已经立为太子的杨广,只剩下汉王杨谅一人 杨勇被废除时,杨谅“居常怏怏”。 杨秀被幽闭时,杨谅“特别不放心” 杨谅这一系列表现指杨勇、杨秀两事件的始作俑者二哥杨广,但杨广自然不会错过唯一的政治威胁五弟杨谅。 文帝刚去世,杨广就以文帝的名义把杨谅征召到北京 杨谅在诏书中看到他没有事先和父亲约定的密码,知道北京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然后发动了叛乱。 杨广派杨素率领军队镇压,毫无困难地平定后,除名杨谅宗室,最后幽闭而死 至此,文帝的家庭悲剧终于给最小的孩子落下了帷幕 五个儿子,四个死于非命,只有两个儿子杨广为国家而终 杨广也没有逃避劫机,骨肉相残的悲剧还跟在他后面 杨广即位后,对事情和二儿子齐王杨暕产生了反感 杨暕“素失爱在帝”,父子“恒相猜忌”相信对方想杀了自己。 宇文化和江都反杀时,杨广刚居然认为杨暕发生了兵变 杨暕被乱兵杀了,一直被认为是父皇派杀了他直到脖子掉下来 史载《父子在死之前不清楚》! 上梁不正偏心傲慢在中国古代大统一王朝开国皇帝的家庭内部关系中,文帝父子之间怨恨最严重,骨肉相残最无情,引起的结果也最严重 追根溯源,这与父母文帝独孤夫妇有很大关系,他们很难承担其责任 究其原因,无非是言传身教、偏心不公平、放纵娇纵三个方面 先说说自己,这一点文帝自己对上梁不正,他对亲情冷淡,和兄弟关系不好,甚至很坏 文帝也是兄弟5人,二弟蔡景王杨整,三弟滕穆王杨瓒是母亲的兄弟,四弟道宣王杨嵩,五弟卫昭王杨爽是异母兄弟 杨嵩很小就死了,没有机会参加家族纷争杨爽由文帝夫妇抚养长大,和嫂子关系很好 文帝与杨整、杨瓒这同胞的亲兄弟关系如水火,如敌 杨整以北周政权创始人太祖宇文泰侄尉迟纲的女儿为妻子,杨瓒以宇文泰的女儿顺阳公主为妻子,两人都是宇文泰侄子,是当时掌握北周实权的权臣宇文护的心腹,是北周政权的支持者 独孤家族也是北周高门,杨坚迎来独孤后不久,岳父独孤信就被宇文护杀害了 因此,在兄弟三人中,杨坚妻子家族的力量最弱 据杨坚的述怀,杨整、杨瓒“倚在女人家,经常恨病”,他甚至说“会杀了我好几次”。 有一次杨坚身体不舒服,江湖医生说他一百天后迅速发展成精神疾病,完全疯了,杨整,杨瓒听了就“私喜”。 杨坚向父母告状,但父母只是流泪次子三子太不像话,不知道尊重哥哥,但两人没有任何惩戒 杨坚后来告诉父母,如果将来自己得到了世界,一定会给两个弟弟改名为“悖论”,以显示反叛者的道德意义。 杨坚说,父母同意“答应我这句话” 父母去世后,杨整、杨甫及其媳妇还在宇文护那里控诉杨坚的黑状,企图推翻杨坚,夺取爵位的财产。 这让杨坚很冷,每天回家都觉得像进地狱之门一样。 到家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家里,直到吃饭的时候才离开家 这些境遇杨坚一直铭记在心,愤怒不已 杨坚夺取北周政权的关键时刻,认为打老虎也需要亲兄弟,让长子杨勇去杨瓒求救 杨瓒说“素与帝不合作”,不仅“不服从”,还说“不能保证成为隋国之公,为什么要为民族灭恶”,杨坚认为成为国之公好,一定会更进一步,摔得更狠,又是民族之灾。 杨坚掌握北周实权后,杨甫说“怕家祸”,害怕万一事情失败相关,甚至说“背后有图帝计”,找机会除掉杨坚 杨坚是“所有的优容之”,即位后被滕王封了,但心里怀恨在心。 杨瓒王妃顺阳公主因为妞之间的小事,与独孤皇后从来不和,暗地里有诅咒的事,文帝下令杨瓒休妻,杨瓒不服从,文帝在家谱上抹掉了王妃的名字。 开皇11年( 591)8月,杨瓒跟随文帝去长安以南的栗园,兄弟俩在树下喝酒 杨瓒刚喝了一杯,七只眼睛流血死了,44岁了 “人都认为是遇到鸽子的”,当时的人认为是被杨坚毒死的 杨整早在跟随北周武帝东征北齐时阵亡。 否则,末路不如杨瓒。 开皇年间,杨整妻去世,儿子要求埋葬其母亲 杨坚接到有关部门的报告后,愤然想起当时弟弟俩对自己的屈辱,公然说:“我羡慕没有兄弟。” 文帝对亲弟弟这样派,有些儿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必然同样学习,彼此缺乏兄弟的亲情,完全没有兄弟朋友兄弟的恭维和谐天伦 除了不公平,这一点突出于文帝夫妇对杨勇和杨广的态度 杨广篡夺东宫,本来就没有任何正义性。 而且杨勇作为太子,也没有大错特错。 文帝夫妇应该鲜明地支持杨勇,斩断杨广的目标之心,但在两人的争斗中,明显偏向杨广。 文帝来到相面大师,给几个儿子看相,来到和言杨广“眉毛上隆起两骨,贵不可言”,文帝默认了。 文帝还问魏鼎预言他会登上皇位。 “我的孩子们谁得嗣子? 当时杨勇已经是太子储君,文帝再次听到这话,显然摇了东宫,对杨勇不满。 韦鼎很聪明,回答说,“至尊,皇后最喜欢的人可以做到这一点,非臣可以预知”,文帝对此笑了笑,“卿不肯说邪话”,也不设定可否。 孤独自己在末路打击杨勇 孤独有次确定和高颎说,众神预言杨广“一定有天下”,问高颎怎么看。 独孤“决心废勇立广”后,不仅自己整天在文帝身边吹枕边的风,还说“留下素金,让他赞成废立”,作为皇后想赠送大臣杨素,劝文帝废长。 为了收集杨勇的黑色材料,孤独乃至“派人看东宫,纤维介的事都被演奏了,为了成为那个罪恶而加上了虚假的装饰” 文帝夫妇这样不公平,等于公开鼓励杨广大干,让哥哥夺走嫡系 特别是孤独的一系列动作,最终促使文帝决心在杨广交换杨勇,文帝临终前得知真相时,在病床上大喊“孤独误我”。 三是宠坏 文帝对最小的汉王杨谅“非常宠爱”,但特别宠爱 开皇17年( 597年),杨谅就任合并州总管,文帝亲自为此送行 文帝极力扩大杨谅的地盘,西到昆山、东到海、南到黄河、北到塞上的五十二州全部作为并列州总管防区,并认为“专利廉价从事,不拘律令”,给予临机专断的权利,不受朝廷的法律限制。 杨谅认为“来自天下精兵所”,天下强兵亲手用尽,拥山阻止利用河流的航班,太子杨勇被废除后,产生了夺取嫡流的野心。 文帝不仅没有压制,还让杨谅在合并州“大发工役、修缮器具、招募亡命”,“从左右个人的危险中数万”,后来成为反叛的重要班底。 文帝对杨谅基本没有底线的宠爱,不仅没有带他回来叛乱,而且给国家带来了内战 文帝夫妇这样教儿子,引起了父子反目,兄弟不知道 他们不但不反省自己的错误,反而把责任推给了孩子不忠的孝顺父母 杨勇“性知识庸黑暗,仁孝听不见,接近小人,任命奸佞,杨广“畜生用几双脚支付大事”,杨俊“不知道为什么责备你”,杨秀“一定以恶告终”,“坏人之心”,“必须以恶”,“狼的暴力”,“杨俊” 后代无法想象这些话来自父母对孩子的评价之口 中国古代的政治伦理认为,齐家是治国平天下的基础,家是最小国家,国家是数千万家 明明父子不能和睦相处,更不用说担心老百姓的安危了 文帝独孤的教子无方,不仅会导致家族悲剧,还会把国家拖进深渊 隋朝刚平定江南时,初唐名相房玄龄的父亲房彦谦监察了御史,这完全是想不到的。 隋朝刚统一时,他认为:“主拼命冷酷,太子谦虚,诸王权弱,天下便宜,但方危险。” 房间的玄龄也和父亲个人分析了形势,文帝指出:“诸子傲慢无情,必定亲手诛杀夷,现在是承平,但其死是可以等的。” 后来,文帝父子的悲剧和隋朝的国运趋势,如果是房彦谦,房玄龄父子说的那样。 房玄龄画像作为中国古代历史上最辉煌的隋唐盛世的创立者,隋朝全面建立了中国古代社会转型期的制度体系和管理模式。 本来应该是做很大的工作,但匆匆闭幕,死于二世 世人大多只把隋朝死亡的责任记在炀帝杨广的暴行上,但没有观察到这种暴行基因,已经深入到文帝炀帝的家族内部关系中 房子不齐全,国家怎么治疗,天下为什么平? (本文来自澎湃信息,越来越多的原始信息请下载《澎湃信息》app )

来源:卢萨社中文网

标题:时讯:隋唐人物︱隋文帝独孤皇后教子无方与隋朝二世而亡

地址:http://www.pks4.com/ptyxw/16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