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374字,读完约6分钟

两年前,联想集团正式宣布进入农业领域。六月是联想蓝莓的成熟季节。

在“互联网”的思维下,庞大的工商资本“跨境”进入农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对于仍坚守自己土地的亿万农民来说,他们对工商业资本的态度是非常复杂的:可以说他们既有一些期望,同时又保持一些谨慎。

楚橙、柳桃、潘苹果、恒大冰泉、网易猪,这些以巨大的资金能量涌入土地的“门外汉”,如何保持土地与市场的相对稳定平衡?如何在农民的利益需求和资本本能欲望之间取得平衡?

今年4月,农业部和中央农业办公室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工商资本租赁耕地监管和风险防范的意见》。《国家商报》记者了解到,一些地方政府正在按照《意见》的要求制定具体实施办法。

农业部经济管理司司长张洪宇作为中央一号文件起草小组成员和中国多项农业政策改革文件的参与起草人,关注《永保》中工商资本跨境进入农业的现象,并对联想农业进行了专题调研。鉴于工商资本下乡的未来轨迹,国家商报记者对张洪宇进行了专访。

太多的农地参与资本流向农村,会加剧利益的复杂性

Nbd:近年来,“下乡”的工商资本“发挥得越来越大”。粗略统计,联想控股发展高端果蔬产业15亿元,中信集团投资龙平高科技33亿元,恒大集团投资大兴安岭生态圈70亿元。在你看来,工商资本向农村转移的过程是怎样的?与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

张洪宇:工商业资本进入农业不是一个新问题。从广义上讲,事实上,它已经发展和实践了20多年,而且侧重点在不断变化,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

20世纪80年代中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刚实施。一个家庭分散从事农业,这使得它很难与不断变化的市场联系起来。此外,市场流通体系不完善,农产品难以时有出售。

因此,在我国东部地区和一些大城市的郊区,一些企业通过公司和农民探索发展农业生产,形成了“农工商一体化”、“一站式生产销售”的管理模式,并取得了成功。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当前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明确提出要“积极发展贸工农一体化”。然而,当时从事农业的企业规模相对较小,大多数是从农村乡镇企业发展而来的。

互联网资本进军农业 要做产业而别图一亩三分地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我国农业建设投资不足的问题开始显现,学术界出现了“积极引导大型工商企业进入农业”的声音。这一时期,工商资本投资农业的重点是发展农业产业化,促进生产与市场的联系。

进入新世纪以来,一部分投入农业的工商资本已经成长为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为此,中央曾文强调,工商企业在投资农业时,应主要从事产前产后服务和“四荒”资源开发。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阶段,一批非农业工商业资本从城市涌入,其主营业务与农业没有直接关系。然而,进入农业后,他们中的一些人直接从事农业种植和生产,并转让了大面积的土地。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涉及广泛的利益和复杂的关系。工商资本进入农村,不仅是一个商业行为问题,也是一个如何有序转移土地的问题。

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并不意味着经营农业用地

从你最近的情况来看,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速度非常快。以租赁农户的承包土地面积为例,从2011年到2013年,每年增加约20%到30%。你认为这次工商资本下乡的“突然加速”怎么样?

张洪宇:首先,应该明确的是,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并不意味着农业土地的经营。从工商企业租赁农民承包土地的增长来看,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势头确实很猛。我认为有三个原因。

首先是外部需求,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是推动传统农业转型升级的客观要求。缺乏资金、技术、先进的管理经验和低劳动生产率是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难点。

2013年,中国农业增加值总量为5.7万亿元,但平均每个农业劳动力创造的增加值仅为2万元,仅占第二产业增加值的1/5和第三产业增加值的1/4。这与我国农业分散、生产要素配置效率低下直接相关。工商资本的“下乡”将有助于促进各种现代生产要素向农业集聚,提高农业专业化和集约化水平。

第二,有内在动力,进入农业是工商资本的理性选择。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房地产、资源、高端餐饮等行业不断降温,迫使工商资本寻找新的出路和利润增长点,而传统的成熟行业竞争激烈,发展受限于空.相比之下,农业发展滞后意味着强劲的增长潜力。

目前,中国农产品的供需处于紧张平衡状态,城市人口每年增加约2100万。加上居民食品消费结构的变化,农产品需求快速增长的趋势将长期持续。

第三,农村劳动力的大量转移为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提供了重要前提。随着城乡人口流动壁垒的不断打破,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非农产业,加快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这种大规模的土地流转,加上农业专业化和集约化的要求,为工商业资本进入农业创造了先决条件和机会。

土地流转后过度的非粮化倾向值得警惕

Nbd:从这个角度来看,工商资本下乡有其合理的必然性逻辑,但仍有舆论认为工商资本下乡会损害农民利益。

张洪宇:工商资本下乡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这种“进入”有一定的盲目性。一些工商资本在早期没有得到深入研究,低估了风险和困难,却盲目进入。最后,有些以失败告终,甚至“跑路”;

第二,有一种非农业和非粮食的趋势。据统计,江苏部分地区土地出让后从事粮食生产的工商资本不到10%;

第三,难以与农民形成紧密的利益联动关系。例如,一些农民只停留在简单的产品购销关系中,从中农民只能获得土地转让租金和工资,难以分享产业链后端的增值收益。一些工商资本甚至只顾自己的发展,凭借资本和市场优势形成垄断,与人民争利,降低农产品收购价格,将风险转嫁给农民。

从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发展阶段来看,针对目前出现的阶段性问题,我们应该加快出台相关对策,但总体来看,我们应该从发展的角度,理性地看待这些问题。多年的实践证明,工商资本在资本、技术、管理和市场等方面发挥了优势,对推动农业发展和增加农民收入发挥了积极作用。

来源:卢萨社中文网

标题:互联网资本进军农业 要做产业而别图一亩三分地

地址:http://www.pks4.com/ptyxw/4601.html